關於部落格
情色網
  • 1737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民政所長侵吞公款52萬 家中搜出267本存摺

  本案看點:    1.在張景華家竟然搜出了267本存摺,“蔚為壯觀”。    2.張景華申請三位證人出庭,企圖證明自己的清廉,沒想到這三位證人竟一一證實了他的貪腐,成為他的“敵人”。   空降調查員   調查員開著車行駛在考驗人駕駛技術的道路上,隨口說道:“這路不太好走呢,這個五頭鎮是一個經濟落後的農業鎮,享受民政救濟的群眾較多,如果它的民政所有問題,那影響可不小咧!”    終於到了,這才是人煙聚集的地方,一個剎車,車子平穩停了下來。    國家對群眾的補助越來越多,發放各項國家補助是民政部門的工作職責,每年下撥的款項是否到了群眾手裡與民政部門有直接關係。所以河南省新安縣檢察院2012年職務犯罪預防調查的重點選擇了民政系統。   2012年4月,這時候的天氣也微微暖了起來,坐在辦公室的五頭鎮民政所所長張景華沒料到檢察院的調查員會空降到他的民政所,還要求查閱賬目。好在他們翻閱賬目的時候似乎沒看出什麼問題,因為他們什麼都沒說,也什麼都沒問,看了看賬目之後就離開了。    然而他不知道的是,他們在翻閱賬目的過程中有過默契的對視,那不足一秒的對視已傳達出他們心中所想———一切走了再說,不要打草驚蛇。    剛上車,他們就默契地說道:“有問題。”    “2008年12月的結賬憑證莫名消失。”    “這個民政所賬目有點亂。”    “咱先回去,和大家商討下一步的計劃。我們還是要有確實的證據,別冤枉了人家。”    即便察覺到有問題,但證據才最具說服力,誰都不能用直覺去評判什麼。回到單位,他們將調查的結果上報,反瀆部門決定先進行秘密初查,搜集相關證據之後再研究是否可以立案。    有車、有房、有商鋪,張景華妻子是全職太太,孩子還在上大學,這些財產已經完全超出了他的工資收入。2012年5月18日張景華被立案調查。當天,偵查人員清晨7點鐘已在他家樓下等他,通知他正式立案。同日,張景華被刑事拘留。   錢都去哪兒了   辦公室里的氛圍很壓抑,每個人都面帶愁容,連呼吸都有些沉重。線索一下子就斷了,難道調查要中斷?幾十萬的資金到底是誰取走了?    2009年五頭鎮168戶群眾有資格享受危房改造補助金,共47.17萬元。張景華本應將這筆資金直接入賬,但他卻將這筆資金轉到了張遷的賬上,繼而再將這筆錢撥到168名群眾的賬戶上。最後經比對發現,該筆資金實際發放名單與上報名單並不一致,並且在實際發放的名單中有149戶群眾一分錢都沒領到,涉案金額33.70萬元。通過字跡鑒定,發現149名危房改造戶的取款憑證上既不是他們自己簽的字也不是張景華簽的。“這些取款憑證上不是你的筆跡,究竟是誰取的款?”面對偵查人員的訊問,張景華充耳不聞。    會不會和張遷有關係?偵查員火速找到張遷,得到的答案也沒給案件帶來突破性進展,唯一能明確的就是這筆錢的流轉由張景華一手掌控。張遷只不過是一個被張景華借走身份證而不敢問乾什麼用的群眾而已。這錢到底是誰取了?經過幾天的頭腦風暴,查看了搜集來的全部資料,他們終於想到了一個不是辦法的辦法———找這些取款憑證上的經辦人,看他們是否記得取款人是誰。    當初,偵查人員在銀行調取這168戶群眾的賬戶明細、取款時間及2009年後的取款憑單時,恰逢仲夏,歷時五天,大家都悶在那不透風的屋子裡,專註地翻查著一疊疊憑條,從早上九點到下午五點。細心的偵查員想起那些天翻查這168名群眾取款憑條時的一個發現:這些存摺有大批量集中取款的現象。這樣的情況比較少見,經辦人可能會有印象。大家抱著試一試的心態來到了銀行,請銀行協助調查,皇天不負有心人,他們不僅找到了經辦人,而且還找到了代簽人。    “張景華最多的時候會拿20多本存摺來取款,就算少的時候也會有幾本。當帶的存摺有點多的時候他就會忙不過來,此時,銀行的工作人員就會主動幫忙填寫取款單。”銀行負責人這樣告訴偵查人員。其實,帶這麼多存摺來取款的人整個五頭鎮也沒一兩個,所以經辦人記得特別清晰。   267本存摺   搜出了267本存摺!辦案人員都驚獃了!但這些存摺大都是民政意義上的廢棄存摺,在外人眼裡,再也收不到民政補助款的存摺有何用,不過是廢紙一張,但在張景華這裡,它們卻被視若珍寶。原來,這267本存摺中沒有一本是他自己的,它們都是五頭鎮的“低保戶”和“五保戶”的,而且大部分是張景華下鄉找那些曾經是“低保戶”的人收上來的。    2010年9月的時候,陳言、楊玉及李田突然被告知有“三項增補資金”(農村五保供養補助金、農村低保增補資金、農村低保價格補貼)———農村低保增補資金有15.11萬元,共6個月,每人每月增加10元;農村五保供養補助金9.37萬元;農村低保價格補貼7.56萬元。三項資金到民政所賬上後,張景華沒有及時發放。直到2010年第三季度末上級要來查賬的時候,張景華才通知民政所工作人員立即撥付這筆資金,以便做賬。    張景華會給他們一份名單和對應的數額,他們只需將規定數額打進指定的賬戶。隨後,張景華會給他們存摺讓他們去取現,他們取回現金後再將所取現金與存摺一併交還給他。這樣的事情他們做過很多次,因為有很多“五保戶”不會用存摺,都是到民政所領現金,所以取現交給他也是常有的事情。    按常規發展事情到此就該結束,沒想到大家的手指還有另一番忙碌。楊玉說張景華讓他們偽造領款憑證,讓他們用十隻手指輪流按手印,這樣才能做得更逼真。“三項增補資金”中有18.92萬元以這樣的形式被打入指定的存摺再取現,所取款項由張景華個人占有。    張景華的妻子在接受檢察機關詢問時說自己並不知道張景華是怎麼套取公款的,只知道他的收入沒有這麼多,帶回家的錢肯定是所里的錢。之所以沒被髮現,原因在於這267本存摺為他提供了很好的掩護。看賬目,錢都發下去了;看看錢,都進了群眾的存摺。還有什麼可猜測的呢?殊不知,這些存摺實際上都是張景華的,更不知那些錢進的是張景華的腰包。   擔保公司有贓款   銀行流水賬翻出25萬元轉賬資金。順著這25萬元,一個名叫侯穎的人出現在偵查人員面前。這個侯穎不是本縣人,在洛陽的一家擔保公司上班。偵查人員得到這個消息後立馬驅車前往洛陽,找侯穎瞭解情況,她說他們往擔保公司存過錢,具體多少不清楚。經過她手的就這25萬。擔保公司也願意協助檢察機關調查。2012年7月,擔保公司經理來電:“張景華妻子預約明天上午來提款。”    得到這個消息時,偵查人員非常興奮,他們決定晚上再多看幾眼張景華妻子的照片,確保第二天能在川流不息的人群中一眼找到她,追回贓款。第二天,他們早早地在擔保公司樓下的大廳里等候張景華妻子前來提款。但都快一天了也沒見到她的身影,難道不來了?下午五點,偵查人員決定只留一個人在這等她,其餘的人先回去。正當偵查人員走到門口時,一個熟悉的身影與他們擦肩而過。他們沒有立刻控制她,而是留在樓下守候。    等待,漫長的等待,終於,下樓了。一個麻袋,已經到期的50萬元。確實,它們也該被追繳,落戶在他家的日子今天真的到期了。   他們竟然是“敵人”   張景華申請出庭的三位證人竟證實了他貪腐的事實。這簡直就是晴天霹靂,本想通過這三位證人來證明自己的無辜與清廉,沒想到他們竟是自己的“敵人”。在這樣的事實面前他的眼中閃過一絲失望,第一次模糊地承認了自己貪污民政資金的事實。    2014年8月11日上午,新安縣法院開庭審理了張景華涉嫌貪污、濫用職權一案。張景華到案後只承認自己將93.13萬元的優撫、異地安置等專項資金用於支付了民政所的日常開支和敬老院的工程建設。對於其貪污的相關事實,他從不承認。    偵查階段,辦案人員將賬冊拿出來給他看,讓他解釋的時候,他甚至企圖撕毀賬目,口中還振振有詞地說道:“這些賬都是我自己做的,不用看,我沒有問題。”只要你問他錢去哪兒了,他的回答都是固定模式:“發給群眾了。”在他眼裡,幾百份證人證言都是對他的誣陷之詞;賬目都是自己做的沒有任何問題;消失的錢財都發給群眾了;自己並不知道下屬給過他錢……    開庭之前,辯方律師及張景華都要求申請陳言、楊玉和李田出庭。旨在證明自己沒有私占“三項增補資金”。    開庭之後,張景華依舊不認可自己貪污了公款。直到三位證人依次出庭之後才改變了態度。誰也不曾料到庭審現場會發生那戲劇化的一幕。    “‘三項增補’你是在什麼地方交給張景華的?有誰能證明?”當李田出庭時辯護人問道。李田堅定地說:“第一次是和陳言一起,在張景華的辦公室;第二次是和楊玉一起取的,然後由楊玉存成活期存單給了他;第三次是和張景華一起在信用社,我只負責簽字,他取錢。”楊玉出庭時辯護人也問了“三項增補”的去向問題,楊玉說自己將錢取回來和李田一起在張景華辦公室交給了他,李田還交了存摺給他。陳言當庭表示自己除取過“三項增補”資金之外還拿過10本存摺取過其他錢,取出來之後都交給張景華了。    張景華沒有想到自己申請的證人竟當庭與他對質,證實了自己侵占、騙取公款的事實。最後,他無奈地說:“既然你們都說交給我了,那可能就交給我了吧。”    2014年9月22日新安縣法院認定被告人張景華超越職權擅改93.13萬元民政專項資金用途,犯濫用職權罪;利用職權便利侵吞公款52.61萬元,犯貪污罪。數罪並罰,決定執行有期徒刑十年,並處沒收財產8萬元。張景華在一審判決後提出上訴。    (除張景華外均為化名)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